我國將允許租房常住人口落戶 推動租購同權

4月12日,國家發改委網站發布關于印發《2021年新型城鎮化和城鄉融合發展重點任務》的通知(簡稱《通知》),其中,城市落戶政策要對租購房者同等對待、允許租房常住人口在公共戶口落戶等相關內容引起廣泛熱議。

在業內人士看來,放寬租房落戶,將落戶與購房做出進一步剝離,讓租賃成為新市民穩定甚至永久的居住方式,有利于實現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同時,允許租房落戶,還利于進一步實現租購同權,租房者、購房者未來在公共資源的分配上也將進一步縮短差距。

此外,《通知》指出要統籌做好放開放寬落戶、人才引進和房地產調控工作,業內人士解讀稱,未來,借人才引進通道進行炒房的現象會被進一步限制。

允許租房常住人口落戶,推動租購同權

在促進農業轉移人口有序有效融入城市方面,《通知》指出,要有序放開放寬城市落戶限制,各類城市要根據資源環境承載能力和經濟社會發展實際需求,合理確定落戶條件,堅持存量優先原則,推動進城就業生活5年以上和舉家遷徙的農業轉移人口、在城鎮穩定就業生活的新生代農民工、農村學生升學和參軍進城的人口等重點人群便捷落戶。城市落戶政策要對租購房者同等對待,允許租房常住人口在公共戶口落戶。

其中,城市落戶政策要對租購房者同等對待、允許租房常住人口在公共戶口落戶的相關表述引起廣泛熱議,并登上微博熱搜榜,有網友呼吁“醫療教育等配套設施要跟上”。

在業內人士看來,目前我國落戶的政策與房屋掛鉤,在實際執行過程中是以“房屋所有權”為原則,這也就意味著“租房”獲得社會福利的優先級較低,“租購歧視”現象存在,會影響城市租賃市場的發展。

而與此同時,在農業轉移人口融入城市中,仍以租房為主。貝殼研究院首席市場分析師許小樂表示,我國城鎮化已經進入中后期,每年有1800萬左右的人口進入城市,流動人口舉家遷徙比例提升、長期留居意愿增強。但由于大城市房價高且上漲快,新進入城市的外來群體越來越難以通過購房融入城市。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農民工總量2.9億人,外出務工人員達到1.7億人,進城農民工戶中購房比例不到20%,絕大部分以租房為主要居住方式。

“允許租房落戶,將落戶與購房做出了進一步剝離,讓租賃成為新市民穩定甚至永久的居住方式,有利于實現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許小樂說,長期來看,“租房落戶”一方面可以降低居民通過購房落戶的必要性,有利于實現“房住不炒”的目標,另一方面也為租賃成為城市居民長期穩定居住選擇奠定基礎,落實中央租購并舉長效機制的形成。

事實上,租房可落戶,在個別熱點城市已經開始推行。2020年12月份,蘇州市政府發布的《市政府辦公室關于進一步推動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的實施意見》提出,落實租賃房屋常住人口在社區公共戶落戶政策,破除隱形門檻。

統籌人才引進和房地產調控,進一步限制炒房

在放寬城市落戶限制方面,《通知》還規定,城市要整體謀劃、周密設計,統籌做好放開放寬落戶、人才引進和房地產調控工作。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將人才引進和房地產調控工作相結合,是一個新的表述,在過去幾年新型城鎮化的任務中沒有提及。這兩年一些省會城市在人才引進方面力度較大,但隨之也產生了很多問題,比如借人才通道進行炒房的現象在增加。所以,從這個角度看,后續新型城鎮化的過程中,如何防范各類炒房、積極穩定房地產市場成為關鍵。

值得關注的是,4月13日,杭州收緊人才購房政策的消息,可謂是對借人才引進炒房的一次調控升級。根據杭州最新規定,取消了高層次人才購房的部分優惠政策,明確高層次人才家庭購買第二套住房須落戶滿5年、單身的高層次人才不能買二套房,與普通購房戶保持一致。

嚴躍進表示,這是繼人才無房家庭認定條件調整之后,杭州人才購房政策的又一次調整,有利于市場公平,杜絕少數人才炒房現象。此次政策進一步說明,借人才通道進行炒房必須嚴打。同時,此類政策正好呼應了發改委發布的2021年新型城鎮化任務要求,根據此類要求,未來新型城鎮化的人才政策需要和房地產調控政策進行銜接。換句話說,人才導入的工作可以積極推進,但是中間要預防各類炒作等現象,真正促進房地產市場的健康發展。

加快培育住房租賃市場,解決大城市住房問題

此外,在著力解決大城市住房突出問題方面,《通知》指出,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因地制宜、多策并舉,穩定地價、房價和預期,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加快培育發展住房租賃市場,有效盤活存量住房資源,有力有序擴大租賃住房供給,完善長租房政策,合理調控租金水平;以人口流入多、房價高的城市為重點,擴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著力解決困難群體和農業轉移人口、新就業大學生等新市民住房問題。

上述內容與“十四五”規劃綱要及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中的涉房內容精神一致。ICCRA住房租賃產業研究院院長趙然分析稱,國家發改委印發的《2021年新型城鎮化和城鄉融合發展重點任務》是十四五規劃綱要的細化,其亮點在于對綱要提出的培育住房租賃市場要求做了進一步的細化部署,聚焦在困難群體和農業轉移人口、新就業大學生等新市民身上,讓政策和市場更加有的放矢。

而在增加住房租賃市場供應上,《通知》明確,單列租賃住房用地計劃,探索利用農村集體建設用地和企事業單位自有閑置土地建設租賃住房,支持將非住宅房屋改建為保障性租賃住房。趙然表示,以增量盤活存量將是一個思路。如果按照國土自然部要求,2021年在年度計劃中單列租賃住房用地占比一般不低于10%,那么按2020年22個長效機制試點城市實際出讓用地的住宅規劃可建面積約35039萬平方米、每套(間)50平方米計算,僅2021年10%的租賃用地可新增租賃住房就達到約70萬套(間)。

在存量物業改造租賃住房方面,趙然認為,政策還需要進一步細化解決實操問題,比如,土地用途調整、規劃審批及消防驗收方面尚無實施細則出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