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再一次為人才購房政策打補丁

杭州再一次為人才購房政策“打補丁”。

2021年4月13日,據《杭州日報》,根據杭州最新政策,4月9日起,高層次人才購買二套房,無論單身還是家庭,都與普通購房者一致。單身人才不能購買兩套房,人才家庭落戶杭州須滿5年方可購買第二套房。

這已經是自去年4月杭州推行人才優先搖號政策之后,杭州第三次對人才購房政策進行的升級調整,在此期間,杭州樓市高歌猛進,據指數研究院的數據,2020年,杭州新房房價漲幅為8.9%,房價表現僅次于東莞。

在這種背景下,市場上存在部分利用人才政策“漏洞”投資炒房的行為。在杭州之前,廣州也于2021年4月2日出臺“廣六條”,其中也對人才購房政策進行收緊。

廣州、杭州均為近期市場表現火熱的城市,故而抑制投資炒房行為是應有之義。不過,在熱點城市之外的其他城市,通過對人才購房進行補貼依然是招徠人才的最佳路徑。由此可見,在“房住不炒”的定位下,“一城一策”,“精準施策”的調控路徑已十分深入,成效也逐漸顯現。

杭州人才購房政策再升級

本次對杭州人才購房政策的收緊已是今年年內的第二次。

去年4月,杭州推行人才優先搖號政策,杭州樓市也走出了相對陡峭的上升曲線,人才購房政策在此之前已經經歷過兩次“堵漏洞”。

2020年7月2日,杭州加碼調控,其中提到高層次人才優先搖號所購的住房,自商品房合同網簽備案之日起,5年內不得上市交易;2021年1月27日,“杭六條”出臺,高層次人才轉讓杭州限購范圍內住房的,須在杭州限購范圍內無自有住房記錄滿3年,可享受高層次人才優先購房。

同策研究院高級分析師李霄霄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杭州近年來吸引人才的政策力度大、發展前景好、城市籌備亞運會又大量投資基建改善城市公共配套,多項因素疊加,杭州樓市持續火熱。”

杭州樓市自去年以來,一直是全國一枝獨秀的存在。據克而瑞浙江區域的統計,截至2020年12月29日,杭州(含臨安、富陽)樓市共成交商品房15.2萬套,環比增長12%,超過了2018年的14萬多套和2019年的13萬多套。

進入2021年,杭州繼續供需暢旺。公開數據顯示,2021年第一季度,杭州二手房市場表現活躍,除了受到春節假期“休市”影響的2月外,1月和3月成交均破萬,合計交易總量為2.6萬多套;這一數據與近幾年同期相比,增勢相當明顯,為2018年以來歷史新高。

這就是杭州不斷對購房政策進行收緊的背景之一。李霄霄認為,雖從去年以來對人才購房不斷收緊,但各類購房群體依然從多種途徑尋找政策薄弱點突破限購,成為推動市場持續走熱的因素之一,未能達到政策出臺的預期目標。

“高層次人才也有居住及資產保值的需求,在購買房產這件事上與普通購房者并無本質差別,本不應當在限購上區別對待。因收入相對較高,高層次人才更多會關注高總價、或高單價的網紅盤,而此類樓盤往往成為自媒體炒作及市場的風向標,高層次人才限購二套房政策目的就是為了杜絕人才帶頭炒房,減少市場熱點、穩定市場預期。”李霄霄表示。

杭州不是今年升級人才購房政策的首座城市。

同處長三角的南京,在年初也升級了人才購房政策。今年1月南京對人才購房政策進行了調整,其中碩士需繳納社保半年以上,本科繳納社保一年以上方可獲得人才購房資格。

同時,調整后的購房政策也強調,伙同他人弄虛作假騙取《人才購房證明》的,取消該企業所有人才購房申請資格;如有弄虛作假,尚未購房的取消人才購房資格,已經購房的,將追回房源。

廣州在2021年4月12日出臺的“廣六條”中,也對人才購房政策進行進一步的升級。例如通過人才政策新購買的住房須取得不動產權證滿3年后方可轉讓;同時,也要求各區一步嚴格人才資格審核,開展自查自糾專項行動,堅決打擊各種形式的投機購房行為。

廣州的市場背景與杭州相類似,而且去年房價異動的重點區域黃埔、南沙兩區在人才引進政策上均有相應的利好出現。市場普遍認為,人才購房政策是廣州熱點區域房價上漲的推動因素之一。

人才購房政策路徑之別

不過,與廣州、杭州兩座熱點城市不同,許多弱二線城市乃至三四線城市,對人才購房進行相應補貼,依然是他們吸引頂尖人才的重要方式,另外,這類城市普遍房地產市場交投不活躍,適當引進人才,也能起到“穩市場預期”的作用。

例如,根據江蘇省鎮江市人民政府官網4月12日信息,近日,鎮江市人才辦、住建局、財政局等6部門聯合印發《鎮江市市區人才購房補貼實施細則》。其中提到,鎮江市對符合相應條件的初次來鎮江就業創業人才,在市區購買首套自住商品住房,可享受購房補貼15萬—100萬元。

鎮江房價被認為是江蘇的“洼地”,據安居客的數據顯示,2021年3月鎮江的新房均價為9552元/平方米,它也是江蘇境內為數不多房價均價尚未過萬的城市。

再如,2月20日,據太原市萬柏林區人民政府網站,依照《萬柏林區人才購房補貼申領辦法(試行)》,2月20日至3月31日,在萬柏林區購房的六大類人才可享受5萬元財政補貼。

需要特別強調的是,人才引入政策的出發點是好,但容易被“誤用”,因而在實施過程中,要不斷評判政策的實用性,及時進行調整。

例如,“大手筆引進人才”的西安就有類似的現象。一名市場觀察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搶人’是各大城市在新一輪城市競爭中獲勝的砝碼,特別是西安這樣的西北城市,每年有大量本地大學生去外地工作,能將他們留下,對于提高西安城市競爭力非常有益。”

“但就是因為寬松的落戶政策,也給部分投機分子創造了機會,比如我身邊就有周邊省份的大學生,落戶西安后立即買房,但實際上并不在西安工作,事實上就等著房子升值然后轉手套現。客觀上助推了過去幾年西安房價的上漲。”上述觀察人士指出。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則表示,人才政策本身出發點很好,各地也都把人才政策作為新型城鎮化推進的一個重要抓手,所以鎮江和太原等城市,對于人才購房的支持,其出發點是為了讓人才導入的吸引力增大。這是人才購房政策的第一階段。“但是為什么杭州和廣州要收緊,其實也是進入到第二階段,即關注到一些炒房的現象,所以也還是以房住不炒為大前提,積極進行管控,以防范鉆政策漏洞。”

本期編輯 劉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