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樓市之所以被外界所詬病 最主要的一點就是供地缺乏誠意

這是樓市魚眼的第478篇原創文章

8宗地塊

45.6萬方

680畝

分兩天出讓,于是,蕪湖集中供地的新聞就出來了。

不知道是出讓方想湊這個熱鬧,還是一干媒體看這個熱鬧,反正這個消息又在朋友圈里博了一次眼球。45.6萬方,這個規模肯定算不上所謂的土地集中供應,但卻是蕪湖有史以來供地量最大的一次。

這里還要特別提到一下,在主城區上市的5宗地塊中,并沒有媒體心心念念的蘇寧剩余地塊。這宗地塊一直在媒體的稿子里反復地提及,但始終只聞其聲,不見其身。在魚眼看來,此時出不出那塊地已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蕪湖能始終保持土地的持續供應。

合肥樓市之所以被外界所詬病,最主要的一點就是供地缺乏誠意,搞得幾個熱門區域都沒有房子可售,以至于人為弄出了幾個熱門樓盤,還要專門給它們設定幾條調控措施。

合肥愿意這么脫褲子放屁,是因為人家市場確實太香。

為避免再度刺激市場的神經,蘇寧剩余地塊可以繼續晾著,眼么前于市場有益,長期于出讓方更有利,難得利益兩得,何樂不為呢?目前最緊要的,還是要確保土地供應,從源頭解決供給問題。

從上述情況來分析此番蕪湖大批量供地,就不用往土地集中供應這個政策上靠了。我們只要記住幾點就可以了:

第一、落實房住不炒。這是在當前輿論環境和樓市情勢中,必須要旗幟鮮明地表達出來的態度!也是落實市領導對房地產市場考察時提出的要求;

第二、落實城市主體責任。房地產調控要因城施策,因地制宜,地方政府要提高工作的主動性,及時采取針對性措施,確保實現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目標。

第三、平衡供求關系。蕪湖目前的樓市庫存量低于12個月,只有8個月左右。主管單位主動公開樓市庫存,及時調整供地節奏,做到樓市決策上的公開和透明。

第四,降低房價預期。蕪湖一方面提高地供地節奏,一方面督導存量地塊的開發,目的就是加快市場供應,滿足市場需求,從而緩解房價上漲的壓力,降低老百姓對房價的預期。

如果說,蕪湖要比合肥哪點做得好,魚眼認為以上即是。

迄今蕪湖已經公開了8宗地塊的出讓信息和時間,它們主要分別位于蕪湖的主城區和新城灣沚區。

灣沚區將于4月29日供應三宗地塊,供應面積180畝,地塊均位于灣沚區核心區域,其中一塊距離灣沚區剛剛成功出讓的2102地塊不遠,該地塊在3月29日拍出了4198元/平的高樓面價。

另外兩宗地塊位于灣沚區城南區域,是目前灣沚區的置業熱土。城南樓市的火熱得益于區域內幾所優質的學校,加上近年來灣沚往南發展帶來城市格局的變化,該區域已經聚集了很多樓盤和知名房企。

主城區的五宗地塊,其中一宗商服用地可以忽略不計,另外四宗均為純住宅用地,分別位于城南和城中。因此按照蕪湖既有的土地拍賣規則:限價+競代建資金。2110號地塊最高限制價格112000萬元,2111號地塊最高限制價格75000萬元,2112號地塊最高限制價格97000萬元,2113號地塊最高限制價格81300萬元。

這幾宗地塊最值得關注的是12和13地塊,因為這兩宗地塊意味著蕪湖在10年之后,往南突破了二環線,并且還采用了限價+競代建資金的方式出讓。從規劃角度看,是東擴南進后的再向南。我想這也是輕軌延伸出的城市框架,未來還將再向南。

峨山東路南側地塊之前我還向開發商朋友建議過,如今終于掛出來了,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興趣一搏呢?或者說他們還有沒有能力一搏呢?

4月30日蕪湖主城區四宗住宅地塊基本信息

5.58億元。

這是什么數據呢?這是蕪湖主城區四宗地塊的競買保證金。

根據蕪湖土地出讓文件的要求:競買人在提交報名材料時,除按要求提供有效身份證明文件、繳納競買保證金外,還須提交競買保證金不屬于銀行貸款、股東借款、轉貸和募集資金的承諾書及商業金融機構的資信證明。

動輒上億的資金,一般對房企來說不算啥,但一旦要參加十宗或更多宗地塊競買的房企來說,可能就要算一算了。雖然蕪湖此番供地不算什么集中供應,但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的一些效果:讓房企真金白銀地一次性繳納5個多億的保證金,那這個開發商得有多么熱愛蕪湖啊。

這也是土地集中供應制度的獨到之處。以往一宗地塊一月一供,開發商的保證金能用于好幾宗地塊的競買。如今大中型城市采用集中供應制,則可以分散房企在某一宗地塊上的熱度。如此,也就會降低地王出現的概率,也就會給土市降溫。

蕪湖的體量不足以上22城的名單,但一次性上了8宗地塊的公告,必然會給市場降溫。以往動輒十幾家二十幾家甚至四十幾家房企搶拍一宗地塊的景象就會消失。土地集中供應制度的實施,至少在地價偏高的一二線城市會有一定的效果。

好地塊一次性上餐桌確實夠房企們吃一頓的了,蕪湖這回模仿得有點樣子。我是魚眼,下期再見!

歷史原創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