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深兩地進行學區劃分時就意味著又是新一輪名校爭奪戰

每年的3、4月,廣深兩地進行學區劃分時,就意味著又是新一輪“名校爭奪戰”。

張良所居住的廣州番禺洛浦、洛溪片區最近就因為學區劃分的問題十分熱鬧。“現在洛溪那邊各個小區都在積極爭取能劃到仲元中學。”

記者了解到,除了番禺以外,近期廣州南沙區、天河區等不少小區業主都因為學區劃分問題,采取了一系列舉措。

優質名校資源稀缺在一線城市等地已存在多年,這也使得對應的學區房價格多年來一路領漲。為此,多地為了平抑學區房熱度,也一直在不斷出臺相應政策。

從廣州部分區域新出爐的學區劃分也可以看出這一點。4月13日,天河區教育局發布招生方案顯示,清華附中灣區學校(籌)、廣州市執信中學天河校區、廣州市天河外國語學校、華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初中部等4所名校的初中部均采用自主報名、電腦派位的方式招生。

這也是一個明顯信號,天河區初中開始出現不能直升的名校了,如廣州市天河外國語學校就開始全部面向天河區穗籍小學畢業生。

“沒劃分到肯定心理不平衡”

居住在洛溪片區近十年的業主陳晨告訴記者,一直以來洛溪片區的小區對口學校只有洛溪新城中學一家,所以都相安無事,樓盤房價也沒什么大波動。

廣東仲元中學附屬學校是該區域附近今年將開始秋招的新名校,并在近期公布了招生地段。附近有12個小區入選,但同時也有數10個小區落選。

廣東仲元中學附屬學校是廣東省一級學校,廣東省首批國家級示范性高中。

陳晨所在的小區沒有入選上述學校的招生地段,他個人對是否能劃進名校并不十分在意,他在意的是,有些被劃進名校的小區樓齡比他所在的小區老很多,結果現在房價反而更高,“如果是電腦派位、搖號,沒抽到那心服口服,但直接劃分的話,沒劃分到肯定心理不平衡。”

陳晨當年購房時只考慮到小孩能有一所不錯的學校讀書就好,沒有特意去購買名校學位房。后來,陳晨的孩子就讀洛溪新城中學后,高中就考上了廣東仲元中學。

如今的環境下,不乏愿意為名校學位房砸下重金的家長。張超一家人居住在海珠區,對口學校一般,為出生兩年的孩子砸下千萬購買了天河牛奶廠板塊的一套新房。雖然該片區附近就在建設名校執信中學,但招生地段劃分一天沒出,張超心里就一直不踏實。

4月13日,他心里的石頭終于落地,廣州市執信中學天河校區公布了招生地段,牛奶廠板塊對口的靈秀小學和奧體東小學都在其中。

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采訪時表示,爭奪學位的背后原因是大家都認為進入學區會導致房價上漲,這是最根本的原因。當然,現在政策也開始取消部分學校對口直升,學區每年都存在調整的可能,目前很難百分之百保證可以入讀名校。

名校爭奪戰

今年3月,為了爭奪清華附中灣區學校(籌),附近近10個小區的業主都在要求各自小區納入該校招生范圍。

彼時,因為此事,天河教育局還專門發布聲明稱,教育部門及清華附中灣區學校從未在周邊小區開展招生登記工作。

而4月13日,清華附中灣區學校(籌)也公布了招生地段,附近主要有3個二手樓盤小區在招生范圍內。

陳晨認為,在學區劃分招生上,南沙的模式是比較好的。這得到了一些業主的認同,“南沙模式的可貴之處在于,承認超級中學的存在、避免名校公共資源為少數高房價小區背書、多層次照顧家長選擇。”

在今年3月發布的《2021年華南師范大學附屬南沙中學等七所學校招生方案(征求意見稿)》中,廣州大學附屬中學南沙實驗學校、廣州外國語學校附屬學校、廣州市灣區實驗學校、廣州市執信中學南沙學校等七所名校的招生方式均是,按照當年招生計劃的51%就近入學、49%資源共享。

天河區教育局本次發布的名校招生方案也有類似的信號。以往,天河多數名校小升初均是直升,而本次新建的清華附中灣區學校(籌)、廣州市執信中學天河校區就不存在小升初直升的概念。

無獨有偶,另一名校廣州市天河外國語學校去年的招生范圍是“原則上直線距離5公里為半徑”,而今年的招生范圍則是“全部面向天河區穗籍小學畢業生”。

事實上,在2019年,天河區教育局就曾發文表示,2026年開始,無法完全接收對口直升的小學畢業生,公辦中學將采用多校劃片、電腦派位的方式招生。

李宇嘉也認為,學區房熱還會在一段時間內存在,這是毫無疑問的,因為名校之所以是名校,也是經過多年積淀下來的,不是短期內就可以實現的,這就注定了其稀缺性,引得大家追逐。“初中的學位可能會率先降溫,因為現在部分名校直升初中的指標在陸續減少。”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